1. <dd id="k0stn"></dd>
      1. <progress id="k0stn"><big id="k0stn"></big></progress>

        簡體   |   繁體

        國際信用評級概述

              如果發行人以自身信用直接在境外美元市場上發行債券,發行人的國際信用評級是決定發行利率的最重要標桿。國際信用評級市場由標普、惠譽和穆迪這三大國際機構主導。三大評級公司的評級體系不同于境內機構普遍使用的AA-~AAA系統。中資境外債券的常見評級如下:

         

             

              其中惠譽對中國地方政府關聯企業使用“自上而下”的評級方法,先確定其關聯政府評級,再依據企業與政府聯系的緊密程度,在相關政府評級上減若干子級,以確定企業最終評級。由于其評級方法較少考慮企業自身財務,偏重于政府信用,所以對于地方國企比較寬松。

         

              地方國企的國際評級策略,一般是以惠譽作為首選。 2018年,尤其是2018年下半年以來,惠譽對其評級方法進行了調整,事實上發布的評級結果有收緊的趨勢。而穆迪卻展現了積極的態勢,通過一系列獨家和較為寬松的評級, 獲得了地方國企的關注。

         

              2020年7月29日穆迪正式發布新的《中國城投公司評級方法》,開始效仿惠譽對城投企業采取“自上而下”的評級邏輯。穆迪新方法的適用范圍比惠譽略窄,僅適用于50%或以上的營收來源于政府的企業。新方法生效的同時,穆迪上調了6家地方國企的評級,僅下調了1家的評級。業界普遍認為新方法對于城投公司更為寬松,將對當下惠譽在中國城投國際信用評級市場中的領先地位形成沖擊,并為城投發行人提供了另一個值得考慮的選擇。

         

              而標普的分析團隊對城投企業的看法近年來愈發保守。其上下結合的評級邏輯,雖然理論上可見度高,但是實際運用中自由裁量的空間不小。由于標普近年來公開覆蓋的城投企業數量滯漲甚至萎縮,預測其對于一個城投企業的評級往往缺乏足夠的比較案例作為邏輯支撐點。因此,地方國企選聘國際評級機構時,除非由于其自身特性,惠譽或穆迪都不能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對其進行信用分析,一般不會選聘標普。

         

              國際評級公司沒有“預評級”服務,分析部門與業務部門之間的隔離較為嚴謹。在無法確切預知評級結果的前提下,地方國企最穩妥且經濟的國際評級策略是同時聘請惠譽和穆迪進行保密的自身主體評級,再根據其評級結果,選擇購買其債項評級服務。

         

              多做一家主體評級,不僅加大承銷商評級顧問工作量,同時也提高發行成本(三大機構的主體評級費用均為10萬美元左右),但是帶來的潛在益處也是明顯的。三大評級機構之間事實存在的業務競爭關系,在多家共評的情況下,評級機構傾向于在合理范圍內給出較高的評級。例如:2017年穆迪授予義烏市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Baa3(相當于惠譽的BBB-)的數周后,惠譽授予了義烏國資BBB的評級,比穆迪評級提高一級。義烏僅為一個縣級市,這個惠譽評級是合理預期范圍內最為樂觀的結果。銀川通聯于2017年公布了穆迪獨家Baa3評級,而2019年11月公布了惠譽BBB的評級。目前市場上公布穆迪/惠譽兩家評級的國企很多,通?;葑u比穆迪的評級高出一級。